長安十二時辰(上)pdf

2019年9月10日13:30:10 評論 66

長安十二時辰(上) 內容簡介

《長安十二時辰(上)》講述了:唐天寶三年,元月十四日,長安。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等待他們的,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突厥、狼衛、綁架、暗殺、烈焰、焚城,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只有一個即將被斬首的獨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

長安十二時辰(上) 目錄

001

第一章 巳正

無數黑騎在遠處來回馳騁。遠處長河之上,一輪渾圓的血色落日;孤城城中,狼煙正直直刺向昏黃的天空。

〈10 點〉

029

第二章 午初

這兩匹馬你追我趕,在坊里的街道上奔馳,不時驟停急轉,掀起極大的煙塵。路上的車子行人紛紛閃避,引發了更多騷亂。

〈11 點〉

054

第三章 午正

還未入坊,兩人已能聽見絲竹之聲隱隱傳來。靡麗曲調此起彼伏,諸色樂器齊響,雜以歌聲繚繞其間。未見其景,一番華麗繁盛的景象已浮現心中。

〈12 點〉

087

第四章 未初

曲江池內水道蜿蜒,樓宇林立,花卉周環,柳蔭四合,小徑穿插園林之間,一年四季都是極好的去處——無論是對游人還是對逃遁者。

〈1 點〉

108

第五章 未正

木盒打開后,左邊是一個熟皮墨囊,右邊嵌著一管短小的寸鋒毛筆和一卷毛邊紙。這是專為遠途商旅準備的,以盒為墊,可以在駱駝或馬背上書寫。

〈2 點〉

128

第六章 申初

與此同時,一支弩箭從另外一側飛射過來,恰好釘在曹破延腳邊的土地上。張小敬的身影躍入院內,一個迅速的翻滾,落在離曹破延三十步開外的開闊地帶。

〈3 點〉

164

第七章 申正

此時還沒到上燈放夜的時辰,但長安城的居民扶老攜幼,早早涌上街頭,和蒙著彩緞的牛車、騾車擠成一團。

〈4 點〉

201

第八章 酉初

她妙目一轉,轉身出去,一會兒工夫,端回一盤慈悲寺的油子,底下還墊著幾張面餅。子是素油炸的,十分經餓。

〈5 點〉

231

第九章 酉正

車夫把牛車停住,咳嗽了一聲。在車廂里的醫館學徒從腰間摸出一把匕首,朝擔架上的病人刺去。擔架的毯子下突然伸出一只大手,快如閃電,一下子就鉗住了學徒的手腕。

〈6 點〉

252

第十章 戌初

在火勢成形之前,極黑的濃煙已率先飄起,四周火星繚繞,如一條潑墨的黑龍躍上夜空。

〈7 點〉

276

第十一章 戌正

可李泌一眼就看出來,那四根亭柱每根都有五抱之粗,光是原木運進來的費用,就足以讓十幾個小戶人家破產。

〈8 點〉

301

第十二章 亥初

遠遠地,街道盡頭先出現六名金甲騎士,然后是八個手執朱漆團扇和孔雀障扇的侍從,緊接著,一輛氣質華貴的四望車在四匹棗紅色駿馬的牽引下開過來,左右有十幾名錦衣護衛跟隨。

〈9 點〉

長安十二時辰(上) 精彩文摘

腳步聲響,張小敬大剌剌地邁入殿中,全無突遭解職的驚懼。他先沖檀棋眨了眨眼睛,然后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那位須發皆白的老者。

這個人在本朝實在太有名了,詩書雙絕,名顯開元、天寶二十多年。就在十天之前,賀知章宣布告老還鄉,天子特意在城東供帳青門,百官相送,算得上長安一件頗轟動的文化大事。可張小敬萬萬沒想到,這位名士居然又潛回京城,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和文學毫無瓜葛的靖安令。

他今年已經八十多歲,致仕時已是三品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這是為什么別人敬稱其為賀監——來做靖安令這么一個所由官,實在是高配。很顯然,做出這個安排的人,不指望賀知章能有如何作為,只是希望憑他的資歷和聲望坐鎮正印,方便副手李泌在下面做事。

張小敬忽然笑了,賀知章的出現,解答了他一直以來的疑問。

長安城的城防職責,分散于金吾衛、京兆府、御史臺、監門衛等官署,疊床架屋,矛盾重重。這個靖安司憑空出現,凌駕諸署之上,若非有力之人在背后支撐,絕不可能成事。

賀知章的身份,除了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之外,還有一個太子賓客的頭銜。而李泌則是以待詔翰林供奉東宮。這靖安司背后是誰,可謂一目了然。

雖則如今太子不居東宮,可從這些幕僚職銜的安排,仍可略窺彀中玄妙一二。

賀知章注意到了張小敬的無禮視線,但他并未開口責難,只是垂著眉毛閉目養神。

李泌走上前來,要他匯報情況。張小敬摸摸下巴,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李泌臉色一變:“這么說,突厥人已經拿到了坊圖?”

這可是他們僅有的一條線索,若是斷掉,靖安司除了闔城大索沒別的選擇了。

張小敬道:“還不確定,我已安排姚汝能封鎖祆祠周圍,正在逐一排查附近住戶……”話未說完,賀知章“唰”地睜開眼睛,語氣嚴厲:“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擅封祆祠,會引起多大的騷亂?”

“不知道,也不關心。我的任務只是抓住突厥狼衛。”張小敬回得不卑不亢。

“那你抓住了嗎?”

“如果你們總是召我回來問些無聊問題,那我抓不住。”

李泌微微有些快意,張小敬這家伙,說起話來總帶著點嘲諷的味道,現在輪到賀老來頭疼了。

賀知章眉頭一皺,這個死囚實在是太過無禮了。他舉起大印,想叫人把張小敬抓起來,先杖二十再說,這時通傳第三次跑進殿內。

“報,祆教大薩寶求見。”

殿內稍熟長安官場的人,心里都是一突。長安城的胡人多信祆教,一旦起了爭議,光是信眾騷動就能掀起大風波,所以官府與祅教的交往向來謹慎。大薩寶統管京畿諸多祆祠,影響極大,他忽然至此,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

賀知章一陣冷笑。這個無知囚徒,非但搞砸了唯一的一條線索,還惹出了這等風浪。他看了一眼李泌:“長源,你今天已經是第二次犯錯了。”

賀知章輕輕點了一句,然后轉過臉去:“綁起來!帶走!”

李泌尷尬地站在原地,眼神閃動。如果真是惹出祆教的亂子,他也沒法出言庇護。幾個如狼似虎的侍衛得令,把張小敬按住,五花大綁,就要朝殿外推去。忽然殿里傳來一陣尖利的木腳摩擦地板的聲音,眾人循聲望去,看到徐賓略帶惶恐地站起身來,周圍的書吏都跪坐著,把他襯得特別顯眼。

賀知章瞇起雙眼,不動聲色地盯著他。

面對靖安令的威壓,徐賓戰戰兢兢,有心想替好友說幾句辯解的話,可情急之下口吃更加厲害,腦門都是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掙扎了半天,終于放棄了說話的努力,邁步走出人群,快步走到張小敬身旁——徐賓沒那么復雜的心思,當初是他把好友送進靖安司,也必須是他送走才成。

賀監是大人物,應該不會為這點小事記恨我吧……徐賓這樣想,右手去攙張小敬的胳膊,同時低聲說了一句:“抱歉。”張小敬反剪著雙手,面色如常。對一個死囚犯來說,這不算最糟糕的情況,最多是回牢里等死,和之前沒區別。

只是先給了他一點生的希望,轉瞬間又徹底打碎,這比直接殺他更加殘忍。

賀知章已經對這個窮途末路的騙子沒興趣了,他心里琢磨的是,一會兒怎么應對大薩寶。這事仔細想想,頗為奇怪,祆教的消息什么時候這么靈通?這邊才出的事,那邊立刻就找上門了,莫非背后有人盯著尋靖安司的岔子?

一進入到朝爭的思路,老人的思維就活躍起來。

不料張小敬像是讀出他的心思一般,呵呵笑道:“賀監你別瞎猜了,是我讓姚汝能通知他的。”

圖書網:長安十二時辰(上)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