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大博弈pdf

2019年9月11日13:53:24 評論 36
摘要

★用博弈論的思維解讀《三國大博弈》
★面對強者的侵襲 弱者如何逆襲?
★劉甚甫為您詳解東漢、三國的興亡

三國大博弈 內容簡介

《三國大博弈》是一部以士大夫為主要描寫對象的歷史小說,比《三國演義》更詳實、更典雅、更大氣、更廣博。作者以飽滿的熱忱,以精凝的筆墨,壯寫士大夫風采及其對三國形成所產生的巨大作用。通篇以無數奇謀巧計及悲壯凜然的人物形象為基點,充分展現出士大夫的風骨與品格,雖涉事涉人眾多,卻不失獨特與個性。在對重大歷史事件的描述與解讀方面,更是獨具新意,其視野之寬廣,堪稱一掃定論、別具一格;與《三國志》、《資治通鑒》、《華陽國志》等著述相比,其士大夫群像更為豐滿,更為親切可;在人物評價及事件剖析方面,可謂一反種種歷史陳見,出新之處隨處可得。

作品始終以強烈的擔當感與責任感作為價值取向,充分展示知識分子對世風及時局的巨大影響,他們無不以國家、民族為己任,堅守正義,固執節操,不媚俗、不茍同,上演出一幕幕壯懷激烈的人生大戲,令人感懷不已。

該作在還原史實的同時,對事件和事件中的人無不重新解讀,其深刻與準確,已經渡越《三國演義》,具有強烈的經典氣質;其情節之繁復,故事之酣暢,為改編和實現提供了極其充分的可能。

在正義與良知逐日喪失,知識分子漸漸淪為利益集團代言人的今天,該作不僅提出了*嚴正的警告,亦將為社會價值的重建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三國大博弈 目錄

第一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第二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四十二

第三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第四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第五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第六章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三國大博弈 精彩文摘

21、陸遜獲吾粲血書,大為憤概,即上表,極稱太子之賢,魯王之惡;又稱張休、吾粲,俱為國家棟梁,竟誣陷致死;請收全寄、楊竺、吳安等問罪,以安人心;又稱太子不安,群僚必疑,豈能輕言廢立。

恰此時,楊竺又上書,言陸遜軒昂自大,欺君壓主,凡二十罪,無不重大。孫權大怒,下旨責陸遜:

朕知陸氏,冠絕江東,又世代榮顯,門風貴德,無不為士子所宗。卿一代佳士,又貴為丞相,竟不知君臣之禮;出言疏狂,用語倨傲,寧不使朕失望!

素聞卿與太子暗相往來,經營謀私,朕以為不過流言;然表中所述,朋黨之實已昭然,朕寧不憤慨!

朕托以軍國,視若腹心,然卿每以重權而自大,又不為時憂,不知尊卑,試問居心何在!

陸遜惶恐不已,上表自辯。孫權再下旨責問,言辭愈嚴。

陸遜頗覺委屈,不敢再辯,自此郁郁寡歡,一病不起。長子陸抗時為建武校尉,知陸遜病重,請入武昌侍奉,孫權準之。

陸遜見陸抗來,嘆息道,我欲正陛下之行,絕陛下之非,每每力勸;無奈陛下年邁,不復當年英明。今魯王欲圖太子,暗結黨羽,大施詭計,必生禍亂。我身為丞相,領上大將軍,若不為君國憂,何以與列祖相見泉下!

陸抗道,父親宜靜養,暫勿以國事為慮。

陸遜斥道,我位極人臣,憂國憂君乃本份,卿何出此言!

陸抗知陸遜固執,不敢再勸。陸遜又道,卿可代我擬奏表,我不惜身敗名裂,必使陛下明辯是非!

陸抗遂代陸遜手書,極言孫和不可廢;稱全寄、楊竺、吳安等居心叵測,若不早除,必禍國殃民。

孫權獲奏,愈怒,命全琮入武昌,面責陸遜。全琮既來,竟不顧陸遜病重,立于榻前,譏笑道,卿自以為才華蓋世,能識他人之謀;然不知時務,可見徒有虛名!

陸遜大為憤概,反斥全琮道,卿助紂為虐,翻云覆雨,禍亂朝綱,左右圣聽,必遭滅族之禍!

全琮大笑道,我受陛下所囑,來此面責;卿竟不知悔悟,足見愚昧!

陸遜怒不可遏,張嘴不能言,唯嘔血不止。

全琮道,卿茍延殘喘,命在旦夕,可惜陛下毫不以之為意,即使丹心如日,試問誰人能知!今猜疑已深,君恩盡失;我既來,卿不以求告博取同情,仍自負尊榮,言辭犀利,竟不慮自取其辱,實在令人不解!

全琮言畢,拂袖而去。陸遜憂憤愈深,竟逝于當日。

孫權知陸遜死,拒不安撫家屬,即命諸葛恪入武昌,領其部屬。陸抗上書,請以諸侯之禮葬陸遜于武昌;孫權不準,命薄棺素服,歸葬故里。陸抗不敢違,持葬吳郡。

喪事畢,陸抗率其子陸晏、陸景、陸玄、陸機、陸云往建業謝恩。孫權念陸氏為江東旺族,不忍與之絕,遂召陸抗。

孫權見陸抗憂戚不堪,似有怨恨,問陸抗道,朕令簡葬陸伯言,卿是否懷怨?

陸抗道,薄棺簡葬乃圣命,亦乃先君遺愿,臣豈能有怨。

孫權沉吟片刻,又問,朕聞陸伯言喜奢侈,衣食住行無不華麗,此言可真?

陸抗泣道,臣父雖出身貴胄,然最知節儉,生不聚財,死不求封,唯以君國之憂而憂;雖垂危,仍口稱陛下不絕。此武昌僚屬俱知,望陛下明察!

孫權略有悔悟,命諸葛恪盡察陸遜情形。

不一月,諸葛恪上書孫權稱,故丞相陸遜,憂國憂君,雖殫精竭慮,仍恐有所失;出身世族,然布衣蔬食,家無余財;屢建奇功,然從不
倨傲,清廉自律;夙興夜寐,仍自責不已,唯恐有負使命。

孫權大為醒悟,又追悔莫及,遂下旨,拜陸抗為奮威將軍,分陸遜舊部五千與陸抗。

孫權已知孫霸及全寄、楊竺、吳安等欲圖謀太子,下旨斥責,再不言廢立;繼而,以步騭代陸遜為丞相,以朱然、全琮為左、右大司馬;以鎮南將軍呂岱為上大將軍,屯武昌西;以諸葛恪為大將軍,鎮武昌。

征西長史李勝自恃為曹爽心腹,剛愎自用,漸與征西將軍夏侯玄失和;曹爽聞知,頗為憂懼,遂召何晏,欲以李勝代夏侯玄。

何晏勸道,夏侯玄頗有才華,又為名將之后,不可撤換;大將軍可招夏侯玄,予以恩撫,使其能為大將軍所用。

曹爽遂召夏侯玄,撫其手道,我與卿俱為宗族,彼此當如手足;今我與司馬懿輔國,若無卿鼎力相助,難以與之抗衡。實不相瞞,李勝為我心腹,望能善待,若不能共處,必為外人所乘。

夏侯玄不敢違,滿口答應,仍回長安。西北諸將紛紛求見夏侯玄,極稱李勝奸詐,不愿與之為伍。夏侯玄無奈,致書曹爽,請免李勝征西長史,另行任用。曹爽不敢違眾意,召李勝回,以之為荊州刺使。

何晏欲使曹爽大樹威名,請伐漢中。曹芳不能決,遂召司馬懿。

司馬懿稱病推謝;曹芳頗知司馬懿之意,登門探望。司馬懿大驚,率諸子跪迎。曹芳將之扶起,笑道,大將軍請攻漢中,朕不能決,欲請太傅商議;太傅稱病,不能入宮,朕只好來此。

司馬懿道,臣何德何能,竟獲陛下如此垂愛!

曹芳道,大將軍所請如何,望能詳言。

司馬懿道,大將軍欲除不臣,用心良苦,實可嘉賞;然漢中偏遠,關塞重疊,若大將軍不親伐,恐難奏捷。

曹芳以為然,遂召曹爽。曹芳道,朕知漢中艱險,易守難攻;司馬懿久在西北,每每守而不攻,或阻斷關隘,屯兵自保。卿欲有所為,請親率諸將,身先士卒,否則,恐不能有所獲。

曹爽道,臣知蜀軍柔弱,又折損不絕,士卒多為老幼,所仗者,不過雄關要塞。欲奪漢中,夏侯玄足以勝任,何用臣親往。

曹芳頗知曹爽用心,笑道,若大將軍不往,朕當命司馬太傅往之。

曹爽頓覺不安,深恐司馬懿復獲重兵,忙道,出征赴敵,乃大將軍本份,臣愿往。

曹芳大喜,命曹爽舉眾往長安。曹爽疑司馬懿趁機而為,憂患重重;恰值李勝欲往東南就職,遂命李勝入司馬懿府第告辭,以察情形。

李勝拜見司馬懿,司馬懿仍稱病不出,令其子司馬師、司馬昭出見。

司馬師道,父親疾患深沉,行動不便,望能見諒。

李勝大為疑惑,說司馬師道,我勉知醫道,或能除太傅疾苦,請容我一見。

司馬昭、司馬師不好力阻,請其入內。李勝見司馬懿面色蠟黃,雙目赤紅,正飲參湯,笑道,太傅急火攻心,宜瀉不宜補。

司馬懿道,既非火,亦非寒,瀉無益,補亦無益;我已病入膏肓,無藥可治矣!

言畢,咳喘不止。李勝以為司馬懿危在旦夕,遂告退,回復曹爽。曹爽聞知大喜,再無后顧之憂,遂召司空王凌,囑其代理事務。翌日,即舉眾往長安。

司馬師、司馬昭以為天賜良機,請司馬懿奪曹爽權。司馬懿斥道,孺子之見,若舉,陛下必知用心,雖有所獲,難免他日之失!

司馬師道,我知漢中兵寡,又主將頻換,恐難敵曹爽十萬之眾;若曹爽奪漢中,必威風愈甚,父親豈不慮之?

司馬懿道,我知姜維屯于涪,馬岱、廖化等扼守駱谷,彼此可呼應,更可馳援;曹爽必沿漢川而往,漢川狹長,有利于守,有害于攻;若蜀軍斂兵谷口,雖我往之,亦難取勝,何況曹爽!

司馬昭道,父親與曹爽受命輔國,曹爽離京,群臣無不望父親振奮而起,奪其權,除其黨羽。此眾望所歸,父親何不順應人心?

司馬懿再斥道,汝竟不知墻外有耳!曹爽雖離京,何晏、丁謐等仍在朝,若有所舉,此數人必星夜馳告;若曹爽領眾驟回,兵逼洛陽,豈不有滅族之禍!

司馬師、司馬昭大駭,又不甘心,欲說群臣彈劾曹爽。

司馬懿聞知,急召司馬師、司馬昭,摒退左右,說二人道,卿等宜謹言慎行,不可妄動;若欲有所舉,需待曹爽兵敗,否則將惹火燒身!
司馬師、司馬昭方知司馬懿用意之深,遂止。

費祎知曹爽舉眾出關中,沿漢川而來,即遣人往西蜀報與劉禪;又召諸將商議。

諸將以為宜收緊部屬,據樂城、漢城,屯兵自保。

王平道,若如此,曹爽必知我等虛弱,或肆無忌憚;況樂城、漢城近在咫尺,若有失,則漢中危矣。我以為應大集駱谷,據守險要,使曹爽不能獲尺寸之進。曹爽建功心切,或舉眾強攻,我等可迎頭痛擊,必能使其大敗!

費祎以為可,命王平領部屬先行;親往涪,令姜維大出,會戰曹爽。

圖書網:三國大博弈pdf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