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pdf

2019年8月18日23:23:48 評論 56
摘要

回顧互聯網的前世,顛覆你的思維,升級你對互聯網的認知
人類歷史上一次全球大連接是維多利亞時期的電報時代,那時候也有瘋狂的資本、巨大的泡沫、網絡新型犯罪、網絡亞文化崛起……現在的互聯網時代就是電報時代的重演;回顧那段時期,可以看到更遠的未來。
白描上一代偉大創新者的成敗,給新時代創業者的箴言
是不屈不撓的發明者,創造了維多利亞時代的全球互聯;創新者接力開創了一個時代,這個過程可歌可泣,其中蘊涵了創造的真意。

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 內容簡介

在互聯網之前,電報首次將整個世界緊密連接了起來。電報迅速向遠距離傳播海量信息的功能引發了一場深刻的全球革命。回溯歷史,電報系統就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

這是一段關于早期網絡先鋒的傳奇,幾代天才的發明家不顧質疑與嘲諷,不斷推動電報時代的到來。他們被稱為怪人、離經叛道者和空想家,他們共同演繹了人類歷史上極為重要的一個時代。

這是一本探討網絡本質的警世之書。在上一個全球互聯的時代,電報先是被質疑和嘲笑,后又被狂熱崇拜,引發了瘋狂的投資,挑戰了傳統商業模式和倫理道德,繁榮了亞文化,與今天的互聯網時代別無二致。而這些成功的背后不乏新型的罪惡,榮耀也伴隨著巨額的虧損,而最終衰亡的命運也發人深省。

翻開本書,讀一段熱血沸騰的歷史,獲取一份時下需要的歷史鏡鑒。

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所有網絡的先驅

第二章 陌生而熾烈的火焰

第三章 電報懷疑論

第四章 震顫的電流

第五章 布線全球

第六章 蒸汽推動的信息流

第七章 密碼、黑客與騙局

第八章 電報傳情

第九章 地球村中的戰爭與和平

第十章 信息超載

第十一章 衰退與消亡

第十二章 電報的遺贈

尾聲

編后記

出版后記

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 精彩文摘

1.所有網絡的先驅

電報,(名詞)遠距離傳送信息數據的體系或工具;(動詞)傳遞消息(來源于法語TELEGRAPHE)。

1746年4月的某天,在巴黎加爾都西大修道院內,大約200名修士站成了一列蛇形的長隊。每個修士兩手各拉一根25英寸長的導線的一端,把他們和前后的人聯接在了一起。修士和電線連成的隊伍長達一英里。

隊伍剛剛站好,著名的法國科學家,同時也是修道院院長的讓-安托萬·諾萊,沒有發出任何警告,就把串聯著修士的導線連在了原電池上——給他們來了一記強勁的電擊。

諾萊可不是為了好玩兒才想到用靜電擊打修士;他的實驗有著嚴肅的科學目的。和很多當時的科學家一樣,他想要通過實驗檢測電的屬性,弄清楚電在導線上能傳導多遠,以及傳導的速度有多快。連在長達一英里的導線上的修士們同時發出驚叫并全身抽動,這就揭示了電可以傳導很遠;而且就諾萊看來,這一傳導是即時的。

這是一件意義非凡的大事。

這就意味著,在理論上,有可能設計出一種利用電流工作的信號裝備,在遠距離通訊上,此裝備將遠遠超過人工送信所能達到的速度。

在當時,給一百英里之外的人送信幾乎要花掉一整天時間——這是送信人騎馬奔行一百英里要用的時間。此類不可避免的信息延遲已經持續了數千年;喬治·華盛頓經歷過,亨利八世經歷過,查理曼大帝和尤里烏斯·凱撒也經歷過。

因此,生活的節奏也隨之緩慢異常。領袖將軍隊派往遠方,要等待數月才能知曉戰斗的結果是勝是負;船隊遠行,踏上史詩般的征程,人們好幾年都不會再見到船上的人或者聽到來自他們的消息。有關重大事件的新聞緩慢地向四周傳播,就像水池里泛起的漣漪,邊界推動的速度不會超過一匹飛奔的好馬或是一艘迅捷的船。

想要更加快捷的傳遞信息,顯然需要一種快于一匹馬或一艘船的媒介。聲音,以每分鐘12英里的速度傳播,就是一種更迅速的通訊方式。如果教堂的鐘敲響一聲,兩秒鐘之后,站在半英里之外的修士就會知道時間是下午一點。相比之下,如果教堂在下午一點整的時候派出一位騎馬的信使,則要用好幾分鐘才能把“現在一點啦”這個消息告知同一位修士。

光線也提供了一種高速的傳播渠道。如果這位修士視力尚佳,且當天的空氣能見度較好,他也許能夠看清教堂大鐘的指針。而且由于光線的速度極快(大約每秒20萬英里),短距離傳播幾乎是即時的,信息從鐘面到達修士幾乎不會消耗任何時間。

現在,諾萊和其他人的實驗顯示,電流似乎也可以長距離即時傳播。不同于光線,電流是通過導線傳播的,從而可以繞過拐角;電流傳播的兩點之間不需要沒有遮擋的直線視線。這就意味著,如果在下午一點的時候,一記電擊通過一條半英里長的導線從教堂發出,傳導到遠處的一位修士身上,他立即就能知道準確的時間,即便當時他在地下、室內或任何看不到教堂鐘樓的地方。

但是馬背上傳遞的信息也有其優勢,那就是信息的內容可以包羅萬象;除了“現在一點了”,也可以有“來教堂”或“生日快樂”這樣的內容。然而,一記電脈沖,就如同教堂的大鐘敲響一下,是所有信號中最簡單、最基本的。人們需要的是找到一種能夠使用簡單信號傳遞復雜信息的方式。但是,這要如何才能實現呢?

從16世紀晚期開始,歐洲大陸上就開始流傳一則頑固的謠言,說是存在一種魔法裝置,可以向幾英里之外的人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拼出要傳遞的信息。這些傳說中并沒有多少事實的成分,但是到了諾萊的時代,故事開始有了某些在今天被稱為“都市傳奇”的特質。沒有人見過這一裝置,但大家又都相信它的存在。據傳,這種裝置是依賴在遠距離外仍能相互感應的“同感針”來傳遞消息的。舉個例子,紅衣主教黎塞留,冷酷而受人敬畏的法國首相,就被認為擁有一臺這樣的裝置,原因是他似乎總能很快得知遠方發生的事情。(話又說回來,當時大家還傳言說他擁有一個帶魔法的“全視之眼”。)

關于“同感針”的最著名的描述,或許是由費米恩努斯·斯特拉達——一位知名的意大利學者,在他1617年出版的《學術演練》中的詳細解讀。他這樣寫:“對于有此種特性的天然磁石,如果兩根針都接觸這種磁石,并以各自的中點為軸心保持平衡,然后將其中的一根向特定的方向轉動,另一根也會同時移動,與前者保持平行。”每一根針,都被安裝在日晷的中心,而日晷的邊緣上按順序刻著字母表。如果將其中一根針調整到指向字母“A”的位置,會導致另一根針也指向相同的字母。而且,據說無論這兩根針相距多遠都有同樣的效果。于是,通過將一根同感針接連指向不同的字母,消息就可以從一個地點傳遞出去了。

“儀表快速轉動,指向不同的字母,一會兒指這個,一會兒指那個,”斯特拉達這樣寫。“交流的絕好方式,遠方的朋友眼見喋喋不休的鐵指針在沒有人控制的情況下轉動,一會兒指向這兒,一會兒指向那兒:他躬身于儀表之上,記錄下指針傳遞過來的內容。當他看到指針靜止下來不再轉動,就輪到他了,如果他認為有回復的必要,就用同樣的方式,轉動指針指向不同的字母,來答復他的朋友。”

這個關于同感針的故事還是有一點點事實的基礎的:確實有這么一種自然界的礦物,被稱為天然磁石,可以用于磁化鐵針和其他金屬物質。如果將兩塊磁鐵靠近放置,移動其中的一塊確實會導致另一塊跟著移動,這是它們之間的磁場相互作用的結果。但是兩塊磁鐵不會保持平行,而且這種效果也僅僅在兩者距離非常靠近的時候才會出現。斯特拉達描述的這種可以在遠距離外相互感應的同感針,用一句話說,并不存在。

但這并不能阻止人們談論它們。一個狡猾的推銷員甚至試圖把這樣一組同感針賣給意大利天文學家、物理學家伽利略。作為一名對實驗證據和直接觀察的堅定的早期信仰者,伽利略要求推銷員現場演示使用同感針。推銷員拒絕了,號稱它們只能在遠距離上正常工作。伽利略大笑著把他趕了出去。

然而關于神奇的同感針的流言還在繼續,與之同時的是對于電的屬性的實驗研究。但是直到1790年,在可應用的信號裝置領域,才剛剛產生了一項實質性進展。當這一重大突破終于做出時,它既不包含鐵針,也沒有天然磁石或電線的事兒;事實上,真正讓人驚訝的是居然沒有人早點想到這個辦法。

時鐘和飯鍋看起來似乎和通訊革命搭不上關系。但是,克勞德·查普就是利用這兩件東西建造了他的第一個能夠有效工作的信令系統。

查普是眾多試圖將電流應用于遠距離傳遞信息但又遭遇失敗的實驗者之一。查普出生于一個富裕的法國家庭,曾經的志向是成為一名牧師,但他的計劃被1789年法國大革命打亂了。他開始從事科學實驗,主攻物理學,尤其是與電流信號系統相關的問題,但是沒有比其他人取得更多的進展。于是他決定嘗試走一條更簡單的路徑。沒過多久,他就想到了一個用擊打飯鍋發出的震耳欲聾的“當”的響聲來傳遞信息的方法——這么大的響聲在四分之一英里之外都能聽到——同時,兩只經過特殊改造的時鐘也在發揮作用。這兩只鐘沒有時針或分針,只有一根走速是正常時鐘兩倍的秒針,每分鐘秒針走完兩圈,而且鐘面上有十個數字,而不是十二個。

克勞德·查普與他的兄弟雷內,在他們父母的后院里相隔幾百碼站開,從對鐘開始,拉開了實驗的序幕。當時鐘的秒針指向12點鐘的位置時,克勞德就會敲一下飯鍋,發出“當”的響聲,這樣他的弟弟就能同步調準另一只時鐘。接下來,當秒針指向克勞德想要傳送的數字時,他就敲擊出“當”的響聲,這樣就把信息傳遞了出去。然后再將數字轉成字母、文字和句子,像這樣傳遞出簡單的信息。如今,我們已經不能確定查普兄弟最初的代碼是如何設計的,但很有可能是兩個數字或三個數字一組,然后再在代碼本中查找數字對應的字或者句子。

換句話說,簡單的信號可以傳遞出復雜的信息。然而,這一設計的問題(除了不斷發出敲鍋的噪音之外)在于信息發出者必須處在接收者的聽力范圍之內,而這一距離受風向的影響有所不同,但最多也就幾百碼。沒有把銅鍋換成其他敲起來更響的材質,查普意識到,更簡單的解決方案是將聲音信號替換為視覺信號。

于是飯鍋正式出局,取而代之的是一扇五英尺高的可旋轉遮光板,一面漆成黑色,一面漆成白色。通過在秒針經過一個特定數字時翻轉遮光板的方法,查普就把這個數字傳遞了出去。這一改進有著明顯的優勢,那就是信息可以快捷地向更遠的距離傳播了——尤其是在使用望遠鏡觀察旋轉遮光板的時候。

1791年3月2日上午11點鐘,查普和他的弟弟利用黑白遮光板、特制時鐘、望遠鏡和代碼本,在位于他們的家鄉——法國北部的布魯倫的一座城堡,向位于十英里之外的帕斯傳遞了一則消息。在當地官員的見證之下,他們用了四分鐘的時間將一條由當地神學家給出的句子——"sivous REUSSISSEZ, vous SEREZ BIEN-TOT COUVERT DE GLOIRE"(“如果成功,你們將很快沐浴在崇光之中”)——從一處傳遞到了另一處。

查普想要給他的發明起名“tachygraphe”——希臘語“迅速的書寫者”的意思——以表明它傳遞信息的速度前所未有。但是,他的朋友邁厄特·莫里托——一位政府官員和古典學者,改變了他的主意,說服了他使用“télégraphe”這個名字,這是“遠方的書寫者”的意思。

就這樣,電報誕生了。

證明了他的發明能夠有效工作之后,查普在他的另一位兄弟,剛剛當選立法議會議員的伊格納茨的幫助之下,開始在巴黎尋求支持。但是在大革命時期法國的混亂環境之下,很難推廣新的發明,伊格納茨也沒能行進多遠。1792年,當查普兄弟在巴黎附近的貝爾維爾舉行新發明演示會的時候,他們被懷疑向獄寺里關押的保皇黨犯人發送信號,演示設備被當地的暴徒砸掠一空。查普兄弟也險些喪命。
圖書網:維多利亞時代的互聯網pdf

恭喜,此資源為免費資源,請先
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只做學習和交流使用,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請在下載后24小時之內自覺刪除,若作商業用途,請購買正版,由于未及時購買和付費發生的侵權行為,與本站無關。本站發布的內容若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我們將及時處理!
  • 我的微信
  • 掃一掃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網站備用地址)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